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网红

峥嵘认真活着小说

发布时间:2019-09-23 13:40:37

  摘要:轩业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让她干事吧,那就像要她命一样,她的生命好像也就没了依靠,失去了意义,让她这样干吧又怕她过度劳累。父亲嗓门大,做事不用脑子,遇事则暴躁,不会处理事,平时碰到什么事也不敢和他说,轩业一直在纠结,到底该怎么办? 王妈得了癌病,家人一边瞒着她,一边积极安排着医院,落实着动手术的事宜。

  “妈,你的胃还疼不?医生说了是胃炎,下次我们去大医院查一下,顺便住下来调养调养,等好了我们再回来,省的你每年都要受这罪,别把小毛病拖大了。”儿子王轩业和王妈商量着。

  “轩业呀,你都知道的,妈这是老毛病,发起来也就那么几天,过去也就没事了,你们不用操心。”王妈一边说一边忙着找扫地把扫地。“轩业,你先出去吧,你看这地这么脏,等扫过你再进来吧。”

  “哎呀呀,王妈,还忙那,身体不好就歇着呗,孩子们都成功了,你还这么拼命干什么?”隔壁的刘妈还没踏进门就喊了起来。

  “是他婶呀,快进来坐吧,你知道我这脾气,你要是让我干坐着,那不得把我憋死呀,做做有精神,你不知道呢,现在那些城里人呀,没事干,早晚都在路边来回走呀跑呀,那空气还不好,哪有我们这样好呀,一边做事一边锻炼身体,人也精神。”

  看来王妈是不知道自己这病了,刘婶想:可不能告诉她。刘婶拍了拍袖口的灰尘,拖过一个凳子坐下:“这理论呀是没人说得过你的,毕竟是病着的,自己也要多注意点。你看人家刘二爷,儿媳妇一带上来,就把那几亩地全扔了,每天吃饭打麻将,人家过得多自在呀,那也叫过日子,你看你什么也不比别人差,就这心眼不比别人,放不开,想不开,真是劳碌命呢。”

  “嘿嘿,你说的对呀,我们就是这劳碌命,不过你说呀,人做惯了,越做越有精神,要是不让我干点啥,那才非得把我闷死。”

  刘婶和王妈都是勤劳善良的农村女人,她们很少想到自己,或者说她们从没想过自己,她们的生活重心就是家,是孩子,她们心甘情愿,无怨无悔的付出。

  几天不在,家里好像是落下了一堆的事,王妈手一直没闲着,整理着衣服被褥,该换季了,该收的要洗洗收起来,该拿出来的要拿出来,一把不动一把落,没人添把手。

  “你就不能让老王做做吗,你把他养着 这个闲人养着干什么?”

  “你又不是不知道,就他那脾气,不做还好,一干点事浑身脾气,我也不指望他,省省心,自己多做点也就完了。”

  “刘婶,我妈她不知到自己的病情吧?”轩业看妈妈出去的空子,小声问刘婶。“那你帮我劝劝她,让再去医院看看。”轩业自己不敢再去说,怕引起妈妈的怀疑。

  “刘婶,也快要栽油菜了,我做了个护腿腕子的给你也带个,要不这整天在地里挪,这腿呀是越来越不灵活了。”王妈做什么事都忘不了关心别人,尤其是至亲至友。

  几天后轩业从班上打回来:“妈妈,我有个朋友在南京军区医院,他专门看内科,您正好可以给他看看,也不花什么钱,就来回一个车费。”那头轩业尽量让自己把事说的平淡、简单。

  “轩业,家里这么多事没忙完,再说了,你知道你爸这人,我不在他饭都不得到嘴,再等等吧,等闲下来再说”。王妈依旧在家里家外忙碌着,好像没事人一样。

  轩业看在眼里急在心里,不让她干事吧,那就像要她命一样,她的生命好像也就没了依靠,失去了意义,让她这样干吧又怕她过度劳累。父亲嗓门大,做事不用脑子,遇事则暴躁,不会处理事,平时碰到什么事也不敢和他说,轩业一直在纠结,到底该怎么办?

  都说得了癌病的人,心态是关键,要想让妈保持一个好的心态,就不能告诉她真相,轩业和他媳妇一致这么认为。这次,轩业媳妇说,让我来,我一定让她老人家去医院,又不让她知道真相。

  “妈,过两天单位派我去南京办事,您顺便跟我一起去,也把身体彻底查一下,现在人都是要定期体检的,顺便轩业我们都检查一下,轩业也去,我们有熟人,联系好了,明晚回去带您,您收拾一下,带几件衣服。”没等老人家回答,轩业媳妇已把挂了。

  里传来笛、笛的声响,王妈心里很不是滋味,她是个聪明的女人,活的清醒,也活的执着,她知道自己的身体肯定是出了问题,要不然儿子不会一次两次的催促着急。

  其实,这一天王妈早就准备好了,王妈的父亲,兄弟都死于同一种病,而且都是年纪轻轻就去了,命运已经很照顾她了,让她看到儿女成人、成才,俗话说就是功成圆满了。可王妈还是难过,很难过,她没给孩子们留下什么东西。

  想到儿子,王妈不知是悲是喜,儿子有正式的工作,也取了媳妇,可这么些年小两口挤着一间小房子,还是租来的,连孩子都不敢生。儿子前几年凑了个首付,按揭了套住房,按揭一直还着,可是房产商卷钱跑了,房子也没着落了,成了名符其实的烂尾房,儿子儿媳虽然一直没在她面前说什么,可她心里明白,孩子是不容易的,听说是政府的个别官员和房产商演得一出双簧,钱挪用了,政府一直答应善后,可几年了一直没动静,孩子心里急呀,自己也急呀,不能再添乱了。

  王妈看着蹲在场边抽烟的老头子,有种狠铁不成钢的悲愤感,这么些年,从不认认真真的干事,一做事就浑身脾气。自从儿子工作以后,他就不再干什么农活了,没事和那些爷们在一起瞎吹:“我儿子那是正儿八经的大学生,铁饭碗,拿工资,风不打头雨不打脸的,我也不再去苦了,该享福了。”

  “那些爷儿看老王爹那样,就再捧上几句:“那是,你家那是大学生,读书出来的,哪像老海家那小龙崽子,也不知在外干的什么,那钱想准没什么好来头,准没好事,还你家轩业好呀,这读书和不读书的就是不一样啊”

  每每此时轩业他爸眼睛眯缝着,嘴角满是笑意,那烟斗在嘴角发出响声。

  一声汽笛:“小龙呀,什么时候回来的?这汽车自己的?不错、不错。”此时老王头显出一脸不屑。

  轩业曾回去商量着,说想买个房子,在家少言的父亲狠狠的甩出一句:“就在单位找个房住住,好好挣钱给我将来的孙子读书”。也因此,轩业买房的事耽误了下来,后来再买房子的时候,也没告诉他爸。

  王妈麻利的喂了猪,把鸡鸭关了起来,端上晚饭,四周寻了一遍不见老王头的身影,也不等他了,自己先吃吧。

  笛,儿子把摩托车停好:“妈,吃饭啦,都收拾好了吗?咱爸呢?”

  “不知道哪去了,你去东庄看看,指不定在哪家看牌呢”。

  找回老王头,轩业叮嘱爸爸,按时做饭吃,少看点牌,要带妈妈去南京检查。

  老王头一惊:“去南京?就在县城看看不行?”

  母子俩谁也没多话,王妈收设完交代了一番,坐着儿子的车子走了。

  老头子依着门框,抽着烟,依旧眯缝着眼,望着那条路,满地的尘烟淹没母子俩的背影,他还在那知道黑暗把身影淹没。

  医院里,轩业拿着笔,颤抖着手,医生刚才说过了,有点晚了,手术可以动,不过危险系数太大,一条一条跟轩业说了,轩业立在原地,拿着笔的手不知该怎么放,脸上豆大的汗珠落下。

  已不适合动手术了,那个位置不好动,而且癌细胞都扩散了,如果坚持做手术有可能就停在手术台上,如果不动手术,一年半载,或者三五个月都有可能。

  回去吧,回去好好陪她过完最后的时光,医生像宣布着死刑没有一丝味觉。轩业眼泪哗的就那么涌了出来,不知该说什么,也不知该做什么,回去、回去?真是不忍心,不甘心,痛心呢。

  轩业擦干泪,到外面转了一圈,他希望可以给他一个决定的勇气,给他一点安慰的气息,风凉凉的吹过,快到冬季了,轩业想。树木都掉叶子了,一大片、一大片的落下,幽幽的小径布满了枯黄的叶片,安静的躺在地上,风吹过,发出沙沙的声音,也是极其安静的。

  “轩业,妈心里清楚着,该来的总会来,你不要再强求了,也别想瞒着我,我什么都知道,我是不会在这医院待多长时间的,你如果还心疼你妈,我们回去,我不想把命落在这”。王妈和媳妇已然过来,花白的头发,在风中凌乱着。

  人可以倔强着不服于命,人有时候又不得不随命沉浮,该来的挡不住,该走的留不住,一切有命。

  王妈回去的时候,老王头出去了,刘婶说是跟老刘出去做事了,不知这回怎么开窍了,钥匙放在刘婶家,刘婶说,他们临走的那晚,老王一直依着门框,一支烟接着一支烟的抽着,直到她来。

  刘婶不敢告诉王妈,他还问过她,老婆子是不是得了什么病?前几天庄子南边的信贷员,一个好好的人,能干的很,不知怎么去了趟医院,回来没多久就走了。他说,他们也都不容易呀,人这一辈子图个啥,只要她能好,要我干什么都行。

  风轻轻吹,缘分没有罪,好好对待每一个馈赠,王妈望着空空的房间,心不知是什么滋味,这么些年里,一个女人想要的温存,好像一瞬间降临,她感谢生命,感谢他,也感谢每一个爱着的灵魂,她暗暗的告诉自己,家是暖的,无论怎样好好过吧。

  共 2 9 字 1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小说凝练深沉,寓意悠长,读来温馨,令人深思,顿生了无限感慨之情。主人公王妈是一位勤劳善良的农村婆婆,她很少想到自己,或者说她从来就没想过自己,她的生活重心就是家,就是孩子们。一直到了病入膏盲的时候,她依然心甘情愿,无怨无悔的付出着。是个贤妻良母的好人。好人应该平安,但是,“人可以倔强着不服于命,人有时候又不得不随命沉浮,该来的挡不住,该走的留不住,一切有命。”王妈的淡定、豁达品格更让人肃然起敬!文笔老练,语言朴实,人物刻画细腻,情感真挚。美文佳作,谢谢赐稿,荐读分享,问好作者。【峥嵘社团:介非】

  1楼文友: 20:09: 0 拜读佳作!问好若水!

  回复1楼文友: 22:57: 6 还请伊人多指教,遥祝安好!

小孩挑食厌食什么原因
小孩消化不好怎么办
小孩不爱吃饭如何调理
腹胀痛是什么原因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