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女人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第1052章一夜尽收十

发布时间:2020-01-20 09:19:25

都市少帅之楚氏王朝 第1052章 一夜尽收十八棺【六更求花】

天空出现了光亮,新的一天来临,也掩饰了那过去一夜无尽的血腥,至少普通人觉得,昨晚是安静祥和的一晚。请大家看最全!

但对于彻夜未眠的殷氏众人来说,却是压抑的,他们没有随着白天的来临,就消去了心里的沉重,全部聚集在古堡之前,每个人的脸上除了愤怒之外,已经找不到其余的神色,但他们的心里,却都有着恐惧。

十八副棺材!

殷氏古堡之前在接近天亮的时候开来了四台车,从上面抬下来十八副棺材放下扬长而去。

因为王棺爆炸的事情,凡是见到棺材殷氏的人都有一点心有余悸的意思,但是后来等他们看清楚棺材之内的情形,那种忐忑紧张的心情,就变成了恐惧和清晰可见的愤怒。

后科仇科方敌球所阳学秘羽

因为里面装着人,而且还是他们熟悉的人。

殷野君,三长老父子,殷天宇等人都在其中,昨天还鲜活的一条条生命,今天却都和他们阴阳两隔成为了一具尸体,更让他们愤怒的是,这些人必然都是楚天杀的,他还装进棺材送来了殷氏古堡,大家都觉得这是挑衅,严重的挑衅。

十八副楠木棺材一字排开横陈在古堡之前,随着渐渐升起的太阳洒落的阳光,更是让这个早晨多了一种诡异的气氛。

殷氏各支各系的人越聚越多,大家都站在十八副棺材的周围,没有一个人上去,也没有一个人出声,大家都是那般沉默的看着,十八副棺材还是在这样的早晨,多少是影响到了他们一天的心情。

后科远远鬼结学陌月秘克

还有一些人的心里愤怒的同时就是有一些疑问。

昨天晚上很早殷氏就收到了派出去的人遭受到袭击和暗杀的消息,为什么殷天歌却是不派人出去支援甚至是接应,相信只要他愿意派人的话,也不至于一个晚上的时间过去死掉了十八个人。

敌科地不情结学所阳地后冷

而且还是对殷氏十分重要的人物,谁不是主管着殷氏一样重要的事务?或者是有举足轻重的地位?

如果殷天歌不是家主的话,众人几乎都要怀疑他是在排除异己才如此为之,但他已经是家主,无需去做这些毫无意义的事情,可为什么还是不派人出去救人呢?

看着让他们心情沉重的十八副棺材,每个人心里的想法都是不一样的。

诡异的气氛之中,殷天歌也坐在轮椅之上被殷破天亲自推着出来,后面跟着张卧薪和纳兰朵。

殷氏众人也自主的分开了一条路让殷天歌他们过来,一直停在了十八副棺材之前,殷天歌平静的神色微微牵动又恢复了如水平静,没有被任何人发觉。

殷破天轻声的叹息一声没有继续的呆在这里,他不忍心去看昨日还活着但是今日已经死去的亲人,转身走向了古堡的树林一边,他需要去安静一下,因为他知道殷天歌想做什么,虽然残酷,却是他觉得是最好的办法。

“家主!”

殷破天刚离去不久,一个殷氏旁系的主事人就沉声开口:“昨天晚上听说你早早就已经收到了派出的人遭受袭击的事情,你有足够的时间安排支援和接应,可是据我们所知你什么都没有做,只是发出了召回的命令,你可以给我们解释一下吗?”

指着聚集在周围的殷氏众人,补充道:“我相信,殷氏除了正支之外,其余的四十七系,都希望你可以给出一个合理的解释。”

殷氏发展多年,各支各系加起来一共四十八个支系,殷天歌一系,为正支,从很多年前开始就是。

孙科不科鬼结察接冷鬼陌故

其余的人没有和那个旁系主事人一样说出来,但从眼神之中就可以看出来他们也是相似的想法,那就是为什么殷天歌不派人去接应和支援。

那样,也就可以避免殷氏一夜尽收十八棺的悲剧,至少不用如此凄惨。

“我为什么要派人去支援和迎接?”

殷天歌露出淡淡的笑容,却不失威严的指着那十八副棺材:“不管是三叔,还是野君他们,出去都最少带了十五个保镖跟在身边,他们身边的力量都不足以保护他们,你觉得我派人出去就有用吗?”

“而且,你们都想要我派人去支援,难道楚天就想不到吗?天养生遭受暗算差点死去算是触及了楚天的底线,他的报复你们觉得就是仅此而已?”

声音提高但低沉的让人难受继续说道:“你们相不相信,如果我真的派人去的话,那么今天摆在我们面前的就不是十八副棺材,而是二十八,三十八,也许更多!”

左手轻轻的抬起,挥动:“难道楚天出道多年,你们还不知道他的风格吗?”

刚才质问殷天歌那个旁系主事人皱眉:“什么风格?”

“围点打援!”殷天歌没有回答,一旁殷一月走了出来轻声的说道:“楚天出道那么多年最擅长的就是围点打援,昨夜的事情除非我们安静的呆着,要是派人出去的话,不单止在外的人依旧会死去,甚至派去支援的人,也都会死。”

“我们殷氏把楚天作为敌人研究了四年时间,各位叔伯长辈,应该都清楚吧?”

殷一月的话说完,周围的人都微微的点头,从楚天在崛起的那天开始他们就对楚天研究过,知道那是暗地里的一把刀,殷氏想要在搞点事情出来,最大的敌人就是楚天。

此刻殷一月那么说,结合他们以前的一点了解,似乎真的是这样。

“所以不是我不想救他们,而是我不想更多人死去。”

殷天歌掠过淡淡的惆怅,语气也沉重了些许:“因为我很清楚我除非不派人,一旦派人的话就会掉进楚天的圈套之中,死去更多的人。”

手指轻轻的一点那些棺材:“不然里面躺着三叔,野君,还有天宇和天逸他们,他们都是我的长辈和兄弟,我殷天歌纵然是再无情,也不可能不顾他们的性命吧?实在是想要救他们,付出的代价太大了。”

殷天歌慢慢的解释,让那些开始愤怒有些怀疑的殷氏众人散去了开始的心情,因为殷天歌所说有理有据,经得起推敲。

只是看见一夜死去了十八个重要的殷氏人,还一夜尽收十八棺,那种心情依旧还是不好的。

“家主!”

艘仇不仇鬼孙察所闹陌不球

还是那个旁系主事人,心里已经接受了殷天歌的解释,也清楚就算不接受殷天歌不承认他也毫无办法:“三叔和野君几个哥哥的死是我们殷氏沉重的一件事情,是我们的耻辱,这是楚天对我们的羞辱,我们一定要报复。”

艘仇不仇鬼孙察所闹陌不球诡异的气氛之中,殷天歌也坐在轮椅之上被殷破天亲自推着出来,后面跟着张卧薪和纳兰朵。

脸上掠过狰狞和杀机:“殷氏最强的力量约楚天一战,让他知道殷氏千年底蕴,不是他轻易可以抗衡的。”

“愚蠢!”殷天歌低喝一声,冷着脸说道:“如果你是在一个月之前和我说这些的话我会很高兴你的血性甚至给你人手,但是现在楚天展示出来的强大和手腕难道你还没有看见吗?”

“不要说殷氏最强力量,就是压上殷氏所有力量,都只是一败的结果,而且,楚天杀人,杀错了吗?”

艘远仇地酷结学由闹羽酷考

那个旁系主事人本还愤怒的血气上涌,被殷天歌呵斥顿时有些迷茫:“家主,你?”

“这个世界有的时候是公平的。”殷天歌语气缓和了一些,目光微微的眯起:“我们针对楚天无数次,难道他不愤怒吗?袭击天养生难道他不愤怒吗?他现在报复是理所应当的,而且相对于我们的手段来说,他算是有点良心了。”

众人几乎都怀疑自己是不是听错了,愕然不已,一个殷氏老者喝道:“天歌,你是不是疯了,报复可以说是理所应当,送十八副棺材来我们殷氏,这是打脸,你怎么说他报复我们还算是有良心的啊?”

其余的人虽然不说话,但基本也是相似的想法。

殷天歌没有在意众人的情绪波动,偏头让张卧薪推着自己的轮椅:“因为如果我们殷氏杀了楚天的人,绝对不会准备棺材。”

指着一排十八副棺材,殷天歌补充道:“你们仔细看会发现,这些都是上等的楠木棺材,而且收敛的人都被洗干净和整理过,显然楚天,用心了。”

让张卧薪推着自己往古堡之内而去,殷天歌觉得没必要再和这些人解释太多了,楚天已经开始了他的血腥,殷氏除了等待布局,没有出手资格了。

留下的众人你看看我,我看看你,最后都落在那棺材之上,无形中对楚天的恨意少了一些。

孙远地地酷结术陌闹独技月

敌科不科鬼敌恨由孤学岗酷

为死去的敌人收敛,几人能做到?

本书来自:

合肥长淮医院怎么走
凉山州中西医结合医院
吉林银屑病的治疗去哪里吗
三亚治疗不孕不育方法
山东牛皮癣医院有哪些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