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生活

思路紅僵傳說小說

发布时间:2019-10-12 14:57:12

  清同治初年,西施故里暨阳上下旱涝频发,民不聊生至同治四年(公元1865年)秋末,谣言蜂起:白杨山上出了僵尸

  那天早上,南门外杨嫂上白杨山为亡夫上坟做周年她边烧纸边向亡灵诉说遗腹子嗷嗷待哺、孤儿寡母身无分文的凄惶,一时急火攻心昏厥过去待她被山风激醒,恍恍惚惚的,似见坟茔间人影晃闪,定睛看时,影子蹦了几下,忽地隐匿不见杨嫂一慌,正欲收拾祭品,却见粗瓷碟子里的糠饼居然成了一锭明晃晃的银子杨嫂惊诧不已,跌跌冲冲夺路奔逃回家后,杨嫂心里总不踏实,便找了族中长者太公述说太公听罢,闭目拈须良久,神秘兮兮地说:“你恐怕是碰上‘劳什子’了”杨嫂不解:“什么‘劳什子’”太公又说:“僵尸早年听说白杨山中‘红僵’——就是女僵尸出没,不想让你碰上”杨嫂闻言,吓得瑟瑟发抖:“那怎么办,太公,那怎么办”太公却笑:“没什么大不了的,不用害怕‘红僵’不害人,相反,常常侠义心肠助困救厄那银子,你放心大胆用,只须记住‘红僵’恩德便可”

  “红僵”的故事被渲染得有鼻子有眼的,越传越神一时间,白杨山上人流如潮他们大多出于贫困难耐,企望能遇上杨嫂那般好事;也有纯为贪慕钱财者一个个跪在各自先人坟前顶礼膜拜,念念有词然而,那等美事始终没再显现

  白杨山脚有个破败草披茅屋,住着一贫如洗的孤儿田囝田囝平日四出打短;找不到雇主时,就在白杨山挖野菜草药田囝八岁父母双亡,一晃十来年,始终过着半饥不饱的日子

  常常有人问田囝见过那‘劳什子’没有好心人劝田囝搬离,‘红僵’虽不害人,终非人类,万一受其迷媚,不是闹着玩的也有人起哄说笑,田囝憨人憨福,万一遇上那“劳什子”,一个镬焦团(锅巴)塞将过去就是了据说‘红僵’吃了镬焦团之后,即可变人,而且不会再变回去正好同田囝拜堂成亲田囝听着人家调侃取笑,不愠不恼,一笑了之

  镬焦团的说法又惹起轰动不知哪位好事者多嘴多舌,说‘红僵’貌若天仙,与西施娘娘不相上下后来竟有人传言,那‘红僵’干脆便是西施玉体,历尽沧桑,僵而不死

  城中有一大户,姓邢名士贵,人称阴世鬼听得‘红僵’传言,大喜过望邢某虽家资逾万,但银子多多益善况那‘红僵’美艳绝代,得娶再世西施,岂不美哉邢士贵每日都派家丁带镬焦团出入白杨山寻觅如此数月无果,终使不了了之

  邢士贵并不死心,带着家丁亲自上山踏看到得山脚,忽见一破茅屋,问左右,知是田囝所居邢士贵心下顿生疑团田囝日日厮守山脚,极可能常常见着“红僵”女郎说不定……

  但田囝不在茅屋里邢士贵命家丁搜寻,速速带来见他

  此时,田囝正在为人治病

  田囝善医,是人们偶然发现的某日上午,一进城卖菜老者突然仆到在地,人事不省田囝刚好路过,马上抱起老者,掐压人中,又从怀中取出丹药喂老者服下老人很快苏醒过来围观者无不啧啧称奇,问长问短田囝却只腼腆一笑,径自走了自此,便常有人找田囝治病城中百姓大多家境贫寒,有病治不起,田囝治病不仅手到病除,还从来不受分文

  这回生病的是采芹桥头石石匠之子小石头小石头发烧一天一夜,这天早起,突然牙关紧闭,口吐白沫,抽筋不已急得石匠夫妇想跳琵琶湖寻死邻人好心,火速赶到白杨山脚叫来田囝田囝看了看小石头,闷声不响走出门外大家面面相觑,却见田囝走到琵琶湖畔,蹲下身以破瓦挖地不消片刻,田囝手托两条肥硕蚯蚓回进石家,用随身携带竹刀将蚯蚓切碎捣烂;又从怀里取出一只小包包打开,里面有好几个小药瓶,开了一个小瓶,顿时奇香四溢有人惊呼:“麝香”田囝却不动声色,只将那黑乎乎的麝香用耳挖子舀出少许放在蚯蚓糊上搅匀,遂招呼石匠按住儿子,将蚯蚓药糊填入小石头肚脐,敷上膏药固定说来也怪,没等田囝洗净双手,小石头就安静下来一炷香工夫后,小石头睁眼开口叫了爹娘石匠夫妇喜泪横流,双双跪地磕头不田囝一把搀起,也不言语,又憨憨一笑,转身回走

  此时,邢家家丁正好赶到门口,二话没说,拉着田囝就走围观者见状,敢怒不敢言

  邢士贵见田囝带到,瞪着眼喝问:“你叫田囝知不知道老爷我是谁”

  田囝点点头,又摇摇头

  “知不知道本老爷叫你来干什么”

  田囝仍不作声,只朝邢士贵翻翻眼珠

  邢士贵又问:“你认不认得那个‘红僵’,就是、就是一个很漂亮很漂亮的大姑娘”

  见田囝一味的不理不睬,邢士贵沉不住气了正欲发作,一个跟去抓田囝的家丁在他耳边轻轻说了几句什么,邢士贵眼睛一亮,回头看看那个家丁:“哦,有这等事”

  邢士贵立马笑着站起,走近田囝身边说:“失敬失敬,田先生你还会看病谁教你的”

  田囝这回开口了,似乎还笑了笑,说:“我姐姐”

  “你姐姐”

  田囝是孤儿,哪来什么姐姐莫非是那个“红僵”认这小子做了弟弟

  邢士鬼不由得兴奋起来:“你姐姐在哪她干什么的”

  田囝又笑而不应

  邢士贵有些愠怒,可又无计可施,想了想又说:“你会看病,那你给我看看,我有什么病”

  田囝仿佛只瞟了一眼邢士贵,吐出三个字:“肚皮痛,”

  邢士贵吃了一惊好几天了,他右上腹总是隐隐作痛,看了好几个名医,都不见好转这小子连脉也没搭一下就看了出来,看来是不简单

  邢士贵顾不得再打听‘红僵’,迫不及待地问:“田先生,田先生,你看我的病怎么治”

  田囝不动声色地从怀中那个包包里取出两颗梧子大小的黑黑药丸:“用淡盐汤送服”

  邢士贵将信将疑地服了药,片刻,腹痛消失这下,他更是惊奇莫名

  田囝却不容邢士贵再说什么,便脸无表情地说:“我走了”之后,扬长而去

  邢士贵是不知感恩的田囝的妙手回春更坚定了他的猜测这穷小子,斗大的字不认得一升,怎可能懂得医术肯定是那个‘红僵’相助不把‘红僵’弄到手,如何甘心

  邢士贵派人跟踪田囝他相信田囝总会跟那个‘红僵’见面的可跟踪数日,一无所获

  一计不成,又生一计邢士贵以治病为由,哄来田囝,随即把他关了起来,然后又在牢房周围布下爪牙他打好如意算盘,认定‘红僵’会舍命相救

  翌日清早,厅堂屋柱上发现一张用匕首钉着的纸条上书:“邢士贵听着,老老实实把田囝放了想要什么,到白杨山寻我洪小江”

  洪小江——洪……江岂不是与“红僵”的谐音吗

  邢士贵狂笑三声不禁喝道:“有门,有门”

  邢士贵当即去见田囝,并亲自为其松绑等田囝走出邢府,他迅速上轿,命人跟上田囝见邢士贵跟来,也不惊不讶,只顾穿街走巷,径自来到白杨山下一路上,邢士贵不时撩起轿帘张望远远的,见茅屋有炊烟升腾,不由得激动不已,心里嘀咕,那“劳什子”在

  刚近茅屋,有人迎了出来果真妙龄女子,虽布衣荆钗,却是娆娆婷婷,貌若天仙轿未停稳,邢士贵便跌跌绊绊跨将出去,眼盯女子,拱手行礼:“在下邢士贵,见过仙……仙姑”

  那女子嫣然一笑:“邢老爷不必多礼,小女子可不是什么仙姑叫我洪小江就行了”

  “哪里哪里,暨阳上下谁人不知,仙姑神通广大……”

  洪小江不再争辩,右手一伸:“邢老爷里面请”

  邢士贵跟了进去洪小江笑道:“邢老爷坐”

  邢士贵环顾前后左右,桌椅全无,何处落座正疑惑间,却见洪小江伸出纤手朝他身后一挥他下意识回过头去,俄见一把竹椅已在身后,不觉傻眼

  倘邢士贵初时仅出于一种神往,那此刻在他眼里这洪小江非鬼即神已然确信无疑他呆若木鸡,想坐不敢坐,想说不敢说半晌,嗵的跪到在地,咚咚咚地冲着女子磕起响头来

  洪小江也不阻止,由着他磕了个够,才开口道:“邢老爷不必如此,你要什么,起来说吧”

  邢士贵听言,谄笑着站起身说:“我,我,我是想让仙姑……替我变点金银珠宝什么的”

  “这好说还有没有”洪小江问

  邢士贵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还有没有当然有了可他又怕冒犯了仙姑,踌躇着

  洪小江又嫣然一笑:“还要什么,但说无妨”

  邢士贵受了鼓励,壮起胆子说:“求仙姑下嫁……与我我可可可是对仙姑仰慕已久……”

  洪小江咯咯大笑,脆如银铃她说:“想不到邢老爷还是个多情种子不过,这件事待会儿再说——你不是要金银珠宝吗,我先问你,要多少”

  “要多少”邢士贵滴溜溜转着眼珠,顿时心花怒放,“当然越多越好,越多越好”

  “越多越好没问题不过,这有个条件,你知道‘仙道向善’的道理吗”

  “什么什么‘仙道向善’”

  “法力无边,但法力是向着积德积善人的邢老爷……”

  “哦,是这样我邢某是大大的善人一个,我家厅堂就悬挂着‘积善堂’金匾”

  “是吗不过,积善可不只是嘴上说说,你做过多少好事善事”

  “这个……”

  “或者,你愿不愿意多做好事善事”

  “愿意愿意太愿意了”

  “这就好你看,眼下大旱饥馑,正是你行善积德的大好机会,不妨把你仓中积谷尽数散与饥民,一则可救民于水火,二则嘛……”

  “可是……”

  “你不必担心”洪小江说着,走到茅屋门口,伸手从房顶上扯下一节草茎,回转身来,当着邢士贵的面,一边揉搓一边说:“你看着”

  邢士贵睁大眼睛盯着洪小江,只见纤指轻巧地 着,一握拳,一摊手,黄灿灿亮闪闪的小金条正卧于娇小的掌心之中

  邢士贵又傻眼了他不禁伸手把金条抓了过来洪小江却说:“小心一点这金条是不是你的还难说,要看你有没有过善缘”话音刚落,邢士贵只觉得手上一轻,金条果真不翼而飞

  “这,这,这怎么回事”邢士贵摊开手带着哭腔惊叫

  “唉,这得怪你自己了看来你是没有这个福份了”

  邢士贵又卟嗵一声跪下,磕头不已:“仙姑救我万望仙姑指条明路”

  “你起来,你起来”洪小江说,“这还得看你自己,邢老爷是个聪明人”

  “我知道,我明白我马上回去,开仓放赈”

  “好,我等着你你要记住,一分耕耘,一分收获;一份善缘,说不定会有十份回报”

  回家后,他果真开了粮仓,不过只拿了些虫蛀霉变陈粮出来他还想试试仙姑手段

  邢府放赈的消息一传开,附近村民都赶了过来一时间,邢府前热闹非凡邢士贵亲自站在门口督阵,他满脸堆笑,四下作揖突然,他看见洪小江和田囝正站在面前他脑子一转,便躬身让了让,悄声说:“仙姑里面请”洪小江也不客气,携田囝大模大样地跨进大门

  “你做得很好,但是,你为什么还留一手难道你还不明白天地神鬼不可欺的道理”

  “这是从何说起仙姑明鉴,等一下我还会……好,我马上吩咐下去,再……”

  “慢,你先来看”

  洪小江随手从桌子上取过一个茶杯盖,双手捏压着,又见她纤指一动,拈出一锭银子,放在桌子上;然后,手一抖,又是一锭……

  邢士贵乐了,想伸手去接,又缩了回来洪小江抿嘴一笑:“这回没问题了,你大胆放心地拿着吧只是,也就只有这么几锭了,你……”

  邢士贵喜滋滋地把几锭银子都抓在手里,脑子里飞快地盘算着嗨,还真合算那些放出去的陈粮,最多也只值半锭银子想到这里,他冲着洪小将一躬在地:“仙姑放心,我邢某这就打开所有粮仓,救灾救民,广积善缘”

  随后三天,洪小江和田囝天天都到邢府帮着照料开仓放粮

  待邢家粮仓全部清空了,江、田二人随邢士贵再次来到厅堂之上寒暄一二,洪小江从怀里取出一块方巾,前后左右挥了几下,放在桌上,翘着兰花指撮住方巾一拎,桌上兀自多出一个半尺见方的小箱子洪小将打开箱盖邢士贵忍不住探头一看,失声叫道:“啊”满满一箱,金光闪闪

  “这下你放心了吧”洪小江不无揶揄地笑问

  “放心了,放心了早就放心了”

  邢士贵埋头翻检着金银珠宝,良久,才小心翼翼合上箱盖,抬看看时,洪、田二人已不见去向邢士贵愣了愣,冲着大门又磕了几个响头

  邢士贵从地上爬起,一捧珠宝箱咦,怎么轻了他慌忙打开一看,啊,空的,哪还有什么金银珠宝

  邢士贵只觉得一阵眩晕,昏倒在地

  暨阳各地,慢慢地又出了传说有人说,那洪小江确实是一个“红僵”,是田囝的镬焦团使她成了人她为图报,便教了田囝医术、法力,救苦救难也有人说,洪小江根本不是什么“红僵”、“仙姑”,她本是天王洪秀全手下的一员女将,“洪小江”云云,无非是“洪秀全麾下小将”之意太平军兵败后,她隐姓埋名,与几名失散的“天兵”聚在一起,明里走四乡变戏法卖艺,暗地里却仍干些杀富济贫的勾当贪色贪财又心狠手辣的邢士贵,撞在她的枪口之下,焉有不倒楣之理

  共 4827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太平天国失败后,民间一直流传天王手下的将领的化身成神灵,替贫苦的百姓申正正义,杀富济贫,扬善除恶的传说这篇小说讲述了一个“红僵”的故事,她利用财主贪财好色的本性,开仓放粮,惩恶扬善“她”不害人,貌若天仙,而侠骨柔肠,其实是当时贫苦百姓心中的一个美好愿望小说笔墨朴实,慢条斯理,娓娓道来如果情节再新颖离奇一点,就更能吸引读者了赏读问好【琴声悠扬】

窦性心律失常多久能好
儿童补钙和维生素D的关系
冠心病日常用药通心络有效吗
窦性心动过缓会引发什么病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