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影视

灵语者 第二十七章 二公子

发布时间:2019-09-25 23:39:17

灵语者 第二十七章 二公子

“我説过,你拿不走的!”樊天漫身火焰自动缩回体内,粗犷的身影站在了幽冥将军身前。

若説之前的他如那开天斧,气势厚重如山,锋芒隐露,如今看去,整个人却如脱胎换骨一般,身体内外多出了一股无法言明的凝练,似乎与这一方天地有了一种渐趋融合之意,目含深邃,这是人族灵将凝结“念力之核”的征象。

人族灵修,在灵士、灵师、灵尉三个阶段,念力修为的高低均以念力值多少来判断,灵将境界则是一个关键的分水岭。灵尉进阶灵将,体内泰脉、厥脉、辰脉、启脉四条主脉以气海为中心,连结散发,自行成就一个xiǎo循环,这是第一步。与之对应的则是,在念力空间,以修炼法决将自身念力凝结成核,这是第二步。比之第一步,第二步更为关键,一旦凝核失败,念力散乱,体内积聚的灵力失去控制,自是爆体而亡的结局。所以许多人族灵修,修为到了九级灵尉时,便会自行相应减少对外界灵气的吸纳,直到有信心或寻到好的念力法决时才会去冲击灵将之阶。

“你真的以为我只有三击之力?”幽冥将军在经过短暂的震惊之后,神色恢复了先前的冷漠。

在这之前为了不触动界面约束,他故意压制了修为,此刻终于毫无顾忌地展现出来,气势再度攀升,直至三级灵将巅峰。

在他身后,一具身形足有五六米高的鬼影渐渐出现在众人的视野里,手持一柄丈长的枯骨巨刀。

鬼影出现后,空洞的眼神毫无感情地扫视一周,手中的枯骨巨刀骤然扬起,带起一道匹练白带,朝着三人迎面斩下。

“记住了,人族灵修,杀你者乃冥鬼一族幽冥将穆修!”

在鬼影枯骨巨刀斩下的一瞬,樊天背后一个巨人的身影同样浮现。

这巨人身子比之鬼影矮了半截,周身赤焰环绕,在刚现身的一刻,张嘴即发出了一声震天的咆哮,使得巨刀下斩之势为之一顿。

在幽冥将军不可置信的目光中,火焰巨人硕大的双掌竟然直接抓向了鬼影爪下的巨刀,两相碰撞之下,空间骤然为之一震,但那一双火焰巨掌却生生抓住了枯骨巨刀,然后狠狠一拽,来了个翻身大后扯,在几人目瞪口呆的眼神中,巨刀连同鬼影一起飞上半空,接着狠狠地掼在了地上。

“你要拼命吗?”幽冥将穆修怒极反笑,一口黑血从嘴角缓缓溢出。“我很久没有这般受伤了。”

随着他话音落下,鬼影急剧缩xiǎo,眨眼间身体已只有先前的十分之一大xiǎo,化生成了一只身泛白光的xiǎo骷髅,右手持刀,左手间多了一面骨盾,两团惨白的鬼火在眼眶里如有生命般缓缓跳动着。

“杀了他。”幽冥将军冷冷道。这只xiǎo骷髅不仅是他本命灵宝,更是一件极为厉害的冥器,与他修炼的灵技“天鬼之影”糅合为一,威力何止暴增数倍。

樊天七窍流血,火焰巨人已涣然消散。正如穆修所言,他才一晋级灵将,根基不稳,强行施展“地焰之舞”的最后一式“火焰巨之怒”,即刻受到灵力反噬,此时已然是强弩之末,若不能及时救治,不仅修为大跌,性命亦是堪忧。

“破坏界面约束,恐怕阁下还得再受一次伤。”就在这时,远远地一个平和的声音仿佛被无声的夜风从远处吹来。

这一个声音初始听去时,尚觉还很遥远,但到了最后一个“伤”字之时,便又觉得已经在了耳边。

一个年约二十七八的白衣公子翩然出现,一把扶住了摇摇欲坠的樊天,竟不再看幽冥将穆修一眼,当下从怀里取出一个精美xiǎo瓶,xiǎo心从里面倒出两粒莹光灿灿的丹丸,全部喂入了樊天口中

灵语者  第二十七章 二公子

。那每一颗丹丸只有蚕豆般大xiǎo,一现间便散发出了淡淡沁人心神的醇香。

“樊将军好生稳固境界,此间已无事了。”

处理完这些,他方转过身来,开始打量对面的穆修。在他身后还跟着一位神情肃穆的老者。

“二哥。”见到这年轻人,慕连城虽在受伤之下,神色间也老实了许多。

慕尚远早已挣扎起身,跪倒在地,直瞥见白衣青年人亲手倒出两颗丹丸时,眼里才露出无法抑制的贪婪和羡慕。

那两颗丹丸名为“渡灵丹”,份属五品丹药,品阶虽不高,却极为难得。灵尉冲级灵将之时,若服用一颗,便可以增加百分之五的成功几率,但一次最多也只能服用两颗。它的难得之处在于,一方面可以为进阶之人提供纯正的灵力支撑,另一方面,帮助使用者中和体内灵力,防止凝聚念力之核时,灵力狂暴以致晋级失败。作为一国之主,慕尚远也需累计数十年政绩或军功,才有可能获得宗族的一颗赏赐,所以怪不得他心生艳羡。

“冥王穆勒是你何人?”白衣年轻人突然问道。

穆修闻言之下,神情一变,没想到对方已然看出他的来历。他方才被这白衣年轻人气势所摄,却听他提起“冥王穆勒”四个字,随即又恢复了之前的冷漠傲然。

“我爷爷的名讳岂是你这等xiǎo辈可以直呼!”

他面带怒色,白色xiǎo骷髅一声尖啸冲出,口射白芒骨刺,黑色铠甲上瞬间光芒闪耀,大片黑雾涌出,似准备放手一搏。

只见那xiǎo骷髅才飞到半途,身形一折,竟与他的身影一同钻进了黑雾之中。虚空之上,一个灰色的漩涡缓缓出现转动,却是穆修眼见形势不利,主动牵引出了界面约束之力。

“想跑了吗?”白衣年轻人一挥手间,一道青纱帐飞出。

他身后的老者手里不知何时多出了一把古朴之剑,接连在身前连劈数下,几缕若隐若现的青风骤现,与白芒骨刺撞在了一处,一阵如风拂物的轻微声响过后,骨刺全部消失不见,却有两三缕青风直接追进了黑雾中。

黑雾急剧翻涌,一声低沉的厉吼从里面传出。

被白衣年轻人挥出的那一道青纱帐,却在半空缓缓铺展开来,渐渐将场内丈宽黑雾尽数笼罩其中。

与此同时,虚空中的灰色漩涡似是失去了感应,竟开始了停止转动。

“这是什么鬼东西?”黑雾里,穆修发出一声骇然的尖叫。

这个时候,青纱帐竟然也开始由外往里收拢起来,他护身的黑雾却在一diǎn一diǎn回缩。

眼看就要束手成擒,黑雾之中幽光一闪,直接冲破了青纱帐的禁锢,迅即钻入了空中的灰色旋涡里。

“你们等着冥王穆勒的怒火吧!”

随着穆修这一声凄厉不甘的厉啸,天空那一个灰色漩涡里洒下了一片浓稠的黑血。这是他自毁十年苦修之功,折败逃回了幽冥大陆。

白衣年轻人眼见穆修成功逃脱,只是淡然一笑,他本来就没指望能把对方留下来。

他自是寒山慕氏这一代最出类拔萃的天才——慕之浩。

幽冥将退去,又有慕之浩执掌一切,整个城主府内很快恢复了井然秩序。

慕连城、慕尚远均回到各自房内疗伤修养,慕紫音只是受了diǎn惊吓,身体并无大碍。

樊天服下两颗“渡灵丹”后,面色已然好了许多,身体内激奔四散的灵力渐渐稳定下来,但这只不过消耗了一颗“渡灵丹”蕴含的药力而已,另外一颗丹丸所含的药力才刚刚释放,助其稳固根基。

魏真与那神情肃穆的老者端坐两侧,默默守护他。

直至天边泛晓,樊天盘坐的身形突然一震,张嘴吐出一口鲜红之血,黑面之上涌过一抹红润,双眸神光奕奕睁了开来。

他不但伤势尽去,修为在一夜之间还有了些许提升。

“我慕氏家族今日又添了一名灵将,实是幸事。”慕之浩看上去心情极好,俊美的面庞上笑意连连。

樊天是知恩图报之人,翻身拜倒在地,顿首道:“樊天此生当为公子效犬马之劳!”

“呵呵,樊将军毋须如此多礼。”慕之浩欣然将他扶起。樊天出自他门下,此刻晋升灵将,人奴身份不存自不消多説,自后更会成为他在慕氏一族的得力臂膀。

慕尚远也连忙上来道贺,樊天才三十出头,已然晋升灵将,日后前途比他这个偏远之地的一国之主远要辉煌。

慕连城伤势还未尽复,面色本就不好看,此时也只得强装笑颜,贺道:“二哥又得一名将军,实在可喜可贺。”

慕之浩摆手道:“客套话不须多説。今日无事,我等摆宴为樊将军好好庆贺一番。”

这一日间,整个城主府都沉浸在了喜庆热闹的气氛里。

坐在主位之上的慕之浩,笑意频频,凡是上前祝酒之人,他皆是一杯而尽,十分豪爽。

只是谁也不知道,在这位风度翩翩、潜力非凡的贵公子心中,自昨夜起便一直在念叨着六个字——幽冥现,天地变!

除了他之外,城主府大厅之内,还另有一个人心存心事,那就是远远坐于一角的魏真,他因救下慕紫音,所以在里面得了一个席位。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可以用医保吗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看病能走医保吗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冶疗效果如何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是医保单位吗
上海中大肿瘤医院是医保医院吗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