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太古帝皇 第六百九十八章:强人拦道

发布时间:2019-09-24 16:16:03

太古帝皇 第六百九十八章:强人拦道

天横之剑修炼的过于霸道,恰好是通天之刃的相对面,没有一定实力,没有一定的灵力底蕴是很难控制,而长老之所以将这一份功法交于他,不仅仅是看中了他的天赋,更多的是他对实力的渴望,对未来强者如云拼者在搏的真正希望。

一路上,长老不停的给姜辰讲着宗门趣事,就连那宗门所需要修炼之地也都一五一十的告诉了他,非丹玄境的人是很难进入宗门修炼,这也是他带姜辰来到那灵湖的真正目的。

姜辰点头一笑着,并没有多听,每一个宗门都有每一个宗门所独特的修炼方式,只是在这宗门内,那骄傲之子众多,天生的优越感是他最为棘手的麻烦。

长老看着姜辰没有说话,他也开始沉默了起来,两人并肩而行,或许是实力的相近,都没有被彼此的灵力波动碰撞的不协调而影响着。

出了山脉,一片皑皑白雪之地,几个中年男子正斜躺在岩石上,雪花飘落在他们肩头时,那一股强劲的灵力波动竟直接将其震散开来。

“哎呀,还真的是你,看样子这几天在这里蹲着还真是有收货啊。”一个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点头一笑道。

另一个有些面黄肌瘦的中年男子嘿嘿一笑着提起一把大刀,“这几个月来兄弟们可总算是有收货了,没想到还真的有人会从这里经过。”

“嘿嘿,月华可说到一点都没有错,这两小子今天碰到了咱们哥几个,可真算是运气好,让他们看看咱们的厉害。”如鼠面的中年男子双手抱胸道。

几个人迅速上前,将姜辰以及长老两人快速的围了起来。

长老面色一寒,他知道这里会有人拦截,只是没有想到的是,竟然是这些才刚刚踏入丹玄境的人拦截了他,这若换做平时,他早就一掌打的他们魂飞魄散,但现在不同了,这也恰好可以证实姜辰修炼的成果。

“姜辰,这几个人看上去比较麻烦,你刚刚修炼完没多久,所以,就交给你了。”长老微微一笑道。

姜辰心有领会,他走上前,凝望着眼前几个中年男子那一脸的戾气,心中厌烦了几分。

这几个人身上所扩散而出的灵力波动足有丹玄境的境界,若他还在天尊境,别说打了,逃都还来不及,但此刻的他根本无需要逃!

长达五个月的修炼终于要在此时展现而出,天横之剑与通天之刃相互交错时,也让他发现了一秒停顿的空隙,但这空隙关注力不强者是绝无可能发现。

“小子,看上去还是一个细皮嫩肉的,今天你要是想想活命,就把你身上什么值钱的东西,功法之类的全部留下来,兴许爷爷心情好,还会放你一马。”络腮胡子的中年男子嘿嘿一笑道,一手做着抹脖手势,步步上前,“要不然,这里就是你的葬生之地!”

姜辰不言,一脸的微笑如同机械般的露了出来。

这看的其他两个中年男子心中不悦,一个小小的青年就敢跟他们这么嚣张,这要是传到了让他们还怎么活!

“小子,我告诉你,今天爷爷看你很不爽,你今天是活不过明天了!”诺腮男不满道。

姜辰笑了一声,他一手抬起,灵力凝聚于左掌时,一股强劲的灵力波动赫然爆发,眼中的光芒一闪而逝,身形一动,脚下的雪花四散飘扬而起。

“不好,老三小心

太古帝皇  第六百九十八章:强人拦道

!”络腮男子大喊一声。

就刚刚那忽然暴涨起来的灵力波动而言,那远远要比他的力量还要强大不少,这可不是一句玩笑就能够说明的,况且他根本不会想到这小子竟然还留着这一手!

听到络腮男的呼喊,老三嘴角抽搐了几下,自己不过就说了一句话而已,竟然成了姜辰所要击杀的目标,心中闪过一丝震撼之时,也让他兴奋了起来。

他已经很久没有看到血了,也很久没有看到别人那冰凉的尸体倒在这雪地之中。

而那朝着他冲过来的青年男子就会成为他手中的一个,会成为这茫茫白雪之中唯一的一具尸体!

“老大放心吧,这小子我来收拾!”老三大笑道,身上的灵力赫然爆发,一股强势的灵力扩散开来时,也将四周的白雪飘散了几米之远。

“轰!”不等老三出招,姜辰携带额起的通天之刃已然穿过了他的胸膛,大片的血雾一瞬间夹杂着雪花纷纷而落,漫天的血腥味以及那难以用言语所形容的焦灼味弥漫额起。

不过就一招,速度之快快到了让那男子难以反应。

这五个月修炼的时间里,姜辰用实力,用自己的灵力已经足以说明一切了,只是,这三个人不明灵力波动的强弱,过于小看姜辰之实力,死有余辜。

“老三!”络腮男惊喊一声。

“三弟!”面黄肌瘦的男子也同样一喊。

在他们的视线之中,那一具被姜辰的通天之刃所贯穿身体的男子缓缓倒了下来,冰凉的尸体倒地激起了大片的雪花,鲜血溢出,一句痛苦之声都未曾喊出,一句咆哮之言都未脱口。

就这么的倒下了,倒的太快,恐怕就连他自己也不敢想象。

但是姜辰的速度,姜辰的实力已经摆在了那里,他用自己最快的速度向着其他两个人宣战着。

一个男子倒下了,其他两个男子的神经自然紧绷,毕竟老三的实力和他们相差无几,他打不过也恰恰说明着他们也同样打不过。

“这小子!”络腮男有些紧张道。

面黄肌瘦的男子微微皱眉,“老大,这小子能够打败老三,肯定是速度上的优势,老三这人一生都这么的猖狂,一辈子都这么的不把人放在眼里,也总有一天会被收拾的,倒不如你我联手,就不相信收拾不了他!”

络腮男若有所思的点了点脱,“好,也只有如此了!”

两人分散开来,一个在姜辰的东边,一个在姜辰的西面,两两相对之时,每一个人的眼中都流露出了极致的阴寒。

湖南治疗不孕不育费用
丽江治疗前列腺炎费用
乌兰察布治疗盆腔炎方法
济南糖尿病医院收费贵不贵
黑龙江虹桥医院得花多少钱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