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表姐妹互相攀比引祸端表姐抢表妹男友陷三角

发布时间:2019-10-09 19:37:31

表姐妹互相攀比引祸端 表姐抢表妹男友陷三角恋

讲述人:方珽(化名) 女 27岁 个体商户 柳州亾

文字记录:韦黎

我曾以为,只要爱得疯狂,可以不管不顾,不在乎是非对错。殊不知,所谓“真爱”,可能伤及他人,也可能伤及自己。

半年不到,那张帅气的脸变得丑陋不堪。我终于明白,攀比是一剂毒药,它让人迷失自己。

表姐妹的“暗战”

我和表妹潇潇的攀比,由来已久。从父辈开始,我们两家就在比:父辈比房子、车子、票子;我们比谁保养得好、谁的收入高;20岁后,我和表妹潇潇开始比谁交的男朋友更优质……总之,什么都在比。

三年前的踏青时节,潇潇将过生日。生日前两天,她打来,说打算在户外搞场烧烤聚会,请我务必到场。潇潇如此叮嘱,我一听就能嗅出她要耍花样。毕竟是她过生日,估计不会让我太难堪。

果然,生日当天,潇潇身穿名牌连衣裙,牵着一个帅哥登场。“我们的关系,不说你们也知道啰!”潇潇得意地举起她和男友紧紧握在一起的手。现场欢呼声四起。我在心里冷笑:潇潇叮嘱我一定要到场,原来是想当着我的面炫耀她找了一个优质男友。罢了,谁叫我是单身呢!

前几日,我买了一款鞋跟10厘米高的凉鞋,谁知走起路来很不舒服,生日聚会前一天,我扭伤了左脚。因祸得福,扭伤脚的我可以安然地坐在远离烧烤区的树下,等着别人送来烤熟的食物。

想不到,第一个给我送来烧烤食品的人竟是潇潇的男朋友。他叫景明,目测身高超过180厘米,体型偏瘦,但让人有一种安全感。我们客气地介绍自己。景明说“久仰大名”时,我有种莫名的沮丧:潇潇一定在他面前说了我的很多事,而且都是捡不好的说。想着想着,我咬牙切齿地望向潇潇。

景明接下来的话,让我大吃一惊。他把烤好的蔬菜放到我的手边:“脚受伤了还是少点吃烤肉,吃点蔬菜应该问题不大。”他的细心让我一头雾水。景明读懂了我的表情,继续往下说,“我和潇潇只见过三次面,这是第三次。刚才被她牵起手,我觉得好突然。我猜,她可能不想以单身的身份过生日,所以才让我扮演她男朋友的角色。”我刚喝进嘴里的饮料,差点喷了出来。

若在平时,抓到这么劲爆的把柄,我一定想办法让潇潇难堪。可那天是潇潇的生日,身为表姐,我实在不忍心揭穿她。我的不忍心,却换来潇潇的愈加炫耀。聊完天,景明正要离开,潇潇跑了过来,一把扑入他的怀里:“表姐加油啰,你的男朋友,条件可不能比我们家景明差。”

“我们家景明”,潇潇的措辞让我很无语。一旁的景明害羞地笑着,顺从地陪潇潇回到烧烤区。此后的时光,两人寸步不离。我努力控制情绪,所以什么也没发生,潇潇开心地过了生日。

烧烤结束没几天,我收到好友添加申请,对方注明是景明。我没多想,把他也加入我的好友。确定他的身份后,我好奇地问他,如何得到我的?“不可能是潇潇给你的吧,她不怕我抢走你?”

景明坦言,他是趁潇潇上洗手间,从她的找到我的号码。“这是我们两个人的秘密,不能告诉潇潇。”

我偷笑,潇潇的男友竟然和我有不可告人的秘密,我觉得这个游戏越来越有意思。

攀比是一剂毒药

景明的暧昧,显而易见。我明知,却不拒绝。表面是报复潇潇,深层原因是,我对景明也有遐想。

起初,我和景明的暧昧仅限Q聊和打。在我看来,这样的暧昧不痛不痒,无伤大雅。半个月后,景明终于约我见面,地点是市郊一处他常去的篮球场。

我打扮清丽,欣然赴约。气人的是,景明在篮球场上玩了一个小时,其间只冲我笑过一次,我们再无互动。我生气得想离开,但还是守住了寂寞。一个小时后,满头大汗的景明来到我的身边。

夕阳西下,最后一缕霞光照在景明的身上,他的五官轮廓更加分明。这样的画面,怎一个“美”字了得!闻着他的汗味,我竟然觉得有股香气袭来。我知道,自己被夕阳下那张帅气的脸迷倒了。

景明拿毛巾擦掉脸上的汗渍,坐在场边陪我看球。天色渐渐暗下来,篮球场上灯光亮起。景明侧着脸,一直盯着我看。我期待有事发生,可是事情真的来了,却有些害怕。“好球!”景明兴奋地大喊,我朝篮球场看去,根本没人投中球,刚要扭头质问景明为什么耍我,他的唇贴了过来。

我和景明情定看球那晚。

我尝到了报复的快感,随着和景明的关系越来越深入,愉悦的同时,我开始不安。我的不安源于潇潇。我和景明发生关系后,潇潇依然在我面前炫耀她和景明如何要好,他对她如何呵护。

景明解释说,潇潇陷得太深,他需要时间处理和她的关系。潇潇说的那些事,他只承认一部分,其余都是潇潇为了气我,故意编的谎言。

我了解潇潇爱面子,撒谎这样的事,她绝对干得出来。

我很清楚,这段“三角恋”终有要解决的一天。一天晚上,我严肃地和景明交流,希望他抓紧时间和潇潇说清楚,这事只能他开口,我不能代劳。我还向景明承诺,为了能和他在一起,事情说开后的家庭矛盾,我一个人解决。

本以为吃了我给的定心丸,景明会速战速决,谁知直到东窗事发那天,景明和潇潇依然纠缠不清。

那是一个中午。小姨在我的店铺附近闲逛。小姨刚走,景明来了。心想小姨应该不会再出现,我和景明像往常一样你侬我侬。谁知,小姨竟然折回店里。看到景明,小姨好奇地问:“他是你男朋友吗?”

我点点头,没直接承认。小姨夸了景明足有10分钟,这才不舍地离开。看着小姨离开的背影,我更加紧张了。小姨对景明的喜爱,让我不安。我向景明下最后通牒:三天内和潇潇断得干干净净。

孰料当天下午,妈妈通知我晚上到小姨家吃饭,我们一家三口都去。关店后,我惴惴不安地前往。来到小姨家,他们一家三口表情不悦地坐在沙发上。潇潇张口就问:“你和景明是什么关系?今天中午和你在一起的男人,是不是景明?”小姨接过潇潇的话:“潇潇拿他的照片给我看了,就是他。”

潇潇和小姨你一句我一句,我根本没法插话。最后,还是妈妈为我挡住了怒火,催促我赶紧解释。我始终认为,应该解释的人是景明。我给景明打了个,让他赶紧到小姨家一趟。景明一再推脱,潇潇抢过我的,给景明下了死命令,于是一个小时后,景明来到我们的面前。

我期待景明说他爱的是我。我想,潇潇也在期待景明对她说同样的话。想不到的是,景明竟说他不确定自己的感情,和我们两人同时交往,是想了解自己更适合谁:“年轻人谈恋爱,谁不想多个选择。”

景明的话惹怒了大家。姨父拿起,扬言打110,要民警来抓景明这个感情骗子。爸妈认为民警不会介入感情纠纷,他们制止了姨父拨打110,生气地训斥了景明一番,然后命令他“滚出去”。

那晚,小姨家炸开了锅,所有的指责都朝向我。

我的心麻木了:这就是我爱的男人,这就是我不惜牺牲亲情抢来的爱情?我很后悔,后悔和潇潇攀比,后悔幼稚到用男人来报复潇潇。

这次经历让我明白,攀比是一剂毒药,它让人迷失自己。

(文中人物均为化名)(南国今报)

标签:潇潇 过生日 柳州人 方珽 姨

上海远大心胸医院朱绿绮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再线咨询
重庆名仕男科医院胡文刚
上海锦医堂中医门诊部咨询号码是多少
重庆名仕男科医院陈道露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