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的位置: 旅游网 > 社会

笑傲长生 正文 第四章:历经屈辱心欲死

发布时间:2019-10-12 20:52:18

笑傲长生 正文 第四章:历经屈辱心欲死

“好你个小畜生,竟敢趁着夜色,闯入雅儿房间,偷看雅儿洗澡,真是色胆包天!”韩志飞厉声骂道。

“韩院长,不是这样的,”笑长生连忙争辩。

“不是这样的,是那样的,难道是雅儿请你过来,看其洗澡的,”不等少年继续解释,韩志飞便出口喝断,接着,又痛惜道:“你这样,让老院长泉下有知,如何瞑目。”

见韩志飞丝毫不给自己解释的机会,一旁刘天霸玩味看着自己,阴深深的冷笑。龙景天等人,则大多冷眼相看,没有一个人站出来,为自己说话。笑长生就是再迟钝,也反应过来了。

这就是一个圈套,否则,怎么会那么巧。韩清雅会在夜里叫人前来,请自己过去。自己过去后,又独自在房间内泡澡,等韩清雅大叫后,韩志飞等人又这么迅速的出现。

一切的一切,都是有人设计好的,是在报复自己吗,笑长生怎么也想不通。自己一向与世无争,只有最近,才为了韩清雅,在比试中打伤了刘大鹏。可是,在比试中受伤也是难免的。就这样,也值得设计如此下流招数,坏自己名声。

想不通,笑长生便不再去想了,自己现在浑身是嘴,也解释不清楚。那个领着自己过来的家仆,想必也是一伙的,怎么会承认是韩清雅,让自己过来的。

对,还有韩清雅,这件事中,韩清雅扮演着什么角色呢,她到底知不知情?

“你没有话说了吧,做贼心虚了吧,”见笑长生在发呆,韩志飞又开口大声道。

“没想到你年纪不大,胆子倒蛮大,竟敢肆无忌惮的,闯入道院副院长家中,偷看其女儿洗澡,这事要是让沧澜城众人听到,一人一口口水就淹死你!”刘天霸略带快意的说道。

笑长生一直没有再开口解释,知道解释也没有用,唯一的办法,就是韩清雅出来,为自己作证解释。可惜,一直没有等到韩清雅的出现,少年心如死灰。

“龙院长,你看这事怎么解决?”见笑长生始终闭口不语,一副任其宰割的样子,韩志飞转头问向龙景天。

“唉,这事,我不管了,你们看着处理吧,不过,最好不要做得太过,毕竟,他是老院长唯一的弟子。”龙景天叹息一声,扭头就走,几个道院长老和家族族长,也摇头随后跟行。

见众人各自离去,只留下韩志飞和刘天霸二人,而韩清雅还是没有出现。笑长生忽然觉得自己有点可笑,有点幼稚。

“你是束手就擒呢,还是让我出手。”韩志飞盯着少年,开口说道。一旁的刘天霸,不复阴沉,眼中精光四射,对少年的选择颇含期待。

“你们打算怎么处置?”笑长生问道。

“万恶淫为首,你犯下如此不赦之罪,本该赐死。念你年幼,又是老院长唯一的弟子,就废除修为,道院除名。”看来刘天霸一眼,韩志飞开口道。

“如此生不如死,那就得罪了。”笑长生想奋力一搏,尽管不敌,在战斗中死去,也比成为一个废人强。

说完,就动手,身边没有法剑,便甩出自己最强大的法术,雷球术与木困术,攻击两人,然后试图脱身逃走。

可惜,少年低估了韩志飞和刘天霸的实力,也高估了自己的能力。韩志飞和刘天霸,均为凝液巅峰的实力,只差一步,就可进入凝液圆满境界。在这沧澜城中,两人都算顶级战力。

韩志飞随手破掉少年的法术,便站在一旁不动,而刘天霸则身形一闪,截住欲逃向屋外的笑长生

。左手成爪,发出五道罡气,击向少年气海。

尽管笑长生武修已经达到了,易筋初期的锻体修为,但不到玉身境,是抵挡不了凝液境的攻击的,所以,气海随着五道罡气插入,轰然破碎,少年一时痛苦难忍,当即昏死过去。

少年做了个恶梦,梦中自己与韩清雅两人,携手遨游天地之间,阅尽山川河流,人间美景。突然,韩清雅不见了,而天空中,黑云密布,雷电狂闪,不断的有雷电击打在身上,痛疼难忍,紧接着,有雨水不断散落脸上,连眼睛都睁不开。

终于睁开了眼睛,看见自己手脚,被一条粗长的铁链锁住,拴在一棵大树上。周围还有一群学子围着自己,指指点点的,个个义愤填膺的样子,有不少学子上前,狠踹自己几脚,然后,再一口唾沫吐到自己脸上。

此时的笑长生,那有当日大比时的无敌风采,身上伤痕累累,脏乱无比,满脸都是众人的吐沫星子。气海已破,往日苦修出来的庞大内气,已经荡然无存,还不时的,传来一阵剧痛,精气神也不复往日,显得十分萎靡。

清醒过来的笑长生木然的,看向眼前的人群,从人群的辱骂中,明白过来,自己强加的罪行,已被昭示道院,示众三天,以儆效尤。

不知情的道院学子,可谓群情激奋,竟敢亵渎,所有道院学子心中的女神,简直罪不可赦,不能这样便宜了对方。都是十几岁的少年,大多做事冲动,拳脚招呼都是的轻的,吐一口吐沫也不算什么。

个别的心思扭曲的,竟然找来屎尿,一股脑的泼向少年。顿时臭气熏天,人群立即远离,留下满身污物的笑长生,孤独的锁在大树旁。

少年手脚被锁,无法脱身,任由满身污物,顺着身体,不断滴落地面。此时的笑长生,已经面目呆滞,双眼黯淡无光,估计即使能够脱身,也是生不如死。

场面实在有点惨,道院的学子,不再过来,继续羞辱笑长生,而是,都远远的绕道而行。傍晚时分,一些心软的学子,也实在看不过眼了。

使用法术,化出清水,从笑长生头上浇下,冲刷整个身体。花费了近一刻钟,才将少年冲洗干净,又使用火球术,将随水流冲到一旁的污秽之物,化为虚无,复杂的看了少年一眼,摇头离开。

夜深人静时,一道身影鬼鬼祟祟的,出现在笑长生身前,向四周看看没有什么人。才从怀中掏出几颗丹药,喂到少年嘴中。丹药入嘴后,立即化作股股暖流,不断恢复笑长生的伤势。

本已沉睡的笑长生,随之醒来,看了一眼来人,感觉到嘴中残留的丹药味。开口说道:“何必浪费你的丹药,我已经是个废人了。”

这是笑长生今天,第一次开口说话,声音低沉无助,在寂静的黑夜中,更添几分凄惨。

“我能做的也就这些了,兄弟,你好好的修炼就好,何必要参与大比之中,落得今天的下场。”来人正是魏大志。

虽然和笑长生也只是泛泛之交,但是,打死魏大志,都不相信笑长生会做出这样的事,早通人情世故的魏大志,几经周转,也就大致了解了事情的缘由。

看着往日虽语言不多,但是意气风发,心志坚毅的笑长生,白日受到的各种羞辱,心中也无可奈何,又不好出面阻止。所以,趁着夜深人静之时,来探望一下,一尽朋友本分。

“我不好待的时间太长,明晚再来看你,希望你振作起来,只要活着就有希望。”看着醒来说完了一句话,就呆呆的低着头,不言不语的笑长生,魏大志也不知道怎么劝说,丢下一句话,又匆匆的消失在夜色中。

次日,见笑长生周围都被收拾干净,一群学子又继续过来,围殴辱骂,好在没人再泼些污秽之物了。尽管如此,一天下来,少年旧伤未好,又添新伤,整个人疲惫不堪,狼狈不已。

肉体的创伤,晚上有魏大志的丹药治疗,还能慢慢恢复,可是,少年心中的创伤,一时之间,恐怖很难恢复。别人也很难帮忙,只能靠少年自己慢慢克服了。

三天期到,笑长生被人解开锁链,扔到道院旁的一个破茅屋内,责令不可踏入道院半步。

从始至终,韩清雅一直都没有出现。从一个以拥有,超强修炼天赋为傲的天才,到一个气海被破,可能一辈子,都无法修复的废物,加上韩清雅的绝情,备受双重精神打击的笑长生,仰面躺在茅屋内的地上,一动不动,双眼无神的望着屋顶的茅草。

此时,少年心中觉得,自己真是命如草芥,经不起任何风吹雨打。从前的自己,在笑无常的庇护下,过得无忧无虑,以至于,忘了人情冷暖,世间险恶,太过于天真了。

少年不知何处何从,一趟就是一天。天快黑时,茅房内冲进两人,看着躺在地上,目光呆滞的笑长生。一句话不说,踢了少年几脚,见少年既不反抗,也不言语,拖着少年就走。

天水治疗盆腔炎医院
成都白斑疯医院
克拉玛依治疗性病方法
天水治疗输卵管堵塞方法
成都白癜病医院
猜你会喜欢的
猜你会喜欢的